爱游戏ayx手机登录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同样的剧本国产电影完败给这部韩国电影!

韩国喜剧片《极限职业》自公映以来,票房一路飙升,累计观影人次已经超过1600万,跃升为韩国影史票房第一、观影人次第二的影片。很多观众表示看完《极限职业》后特别开心特别治愈,有人甚至会直冲炸鸡店去享受美味炸鸡,这就同看完《绿皮书》去吃肯德基全家桶一个道理;甚至还有人自己揣摩「水原王排骨炸鸡」配方下厨试做。

影片的剧情并不复杂,讲述了一支由5名警察组成的缉毒小组,埋伏在毒贩巢穴对面的炸鸡店进行监视行动,为了避免外人起疑,他们盘下炸鸡店并开始经营,不曾想到生意异常火爆,原本的副业渐渐占据了他们的生活……跟去年的国片《龙虾刑警》简直一模一样。

不过首先得说清楚了,这里并不存在谁抄谁。《极限职业》和《龙虾刑警》本来就是共用一个剧本,原始剧本由编剧文忠日创作,是中韩故事共同开发项目的获奖剧本。典型的「一本两拍」项目。

《极限职业》厉害到什么程度呢?据说它在内部试映后,反响特别好,以至于一些电影公司的新片直接选择了更换档期,尽量避开与其正面厮杀。喜剧片也是韩国是春节档最受欢迎的类型,同档期没有强有力的竞争作品,使得《极限职业》在票房上一枝独秀,成为了春节档现象级电影。此外,随着韩国政治动荡局势趋于缓和,观众似乎对于题材沉重黑暗的作品(历史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犯罪片等)产生了审美疲劳。尤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摇摆狂潮》、《国家破产之日》、《麻药王》等几部重磅作品相继遭遇票房滑铁卢就是明证。

在这样的状态之下,被媒体誉为「韩国喜剧新标杆」的《极限职业》的适时出现,不仅给予挑剔的观众带来了新鲜感,也为韩国电影低迷状态注入了活力。因为上映时间的先后问题,你说《极限职业》是中国片的韩国版也完全没有问题,但中国版并没能掀起什么水花,韩国版的却打破了他们的本土记录。这完全就是创作人员能力水准之间的差距。

平心而论,《极限职业》并没有多么深重的立意,但它确实做到了一部喜剧片的本分,那就是让你从头笑到尾。要想继续谈论《极限职业》,必须先聊一聊导演李炳宪。由于同名同姓(韩文),导演李炳宪经常被误认为演员李秉宪,有意思的是李炳宪导演的外貌一点都不输李秉宪,还曾在好几部电影中露了个脸,是电影圈内公认的「比演员长得帅的导演」。

导演自小喜欢周星驰的电影,因而入行后选择当一名喜剧片导演。在参与喜剧片《非常主播》(2008)、《阳光姐妹淘》(2011)等的改编后,开始打磨属于自己风格的喜剧片。导演坦言在高中时期通过阅读提高了写作能力,因而语言表达能力上相当出众,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其前三部作品中(尤其是《二十岁》和《风风风》),偏重于揭示男女主角隐秘情感,并以过于直白的段子式台词(抑或是赤裸裸的荤段子)来引发「笑果」。

许多劲爆台词至今仍然会在网民之间流传,成为其作品最大的魅力。然而在第四部作品《极限职业》中,导演尝试在风格上了做些许变化。

「白天卖炸鸡,晚上抓毒贩」是一个新鲜而有趣的(非现实性)剧情设定,而以荒诞/反讽的叙事内核与严肃的叙事外表(即看似合乎逻辑的剧情发展)相结合,令每一次剧情反转,都能炮制出密集笑点。这使得影片更像是一部符合大众口味的传统情景喜剧。而在其中注入通俗剧的情感(韩国喜剧片特征),即融入在警察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更易引起观众的共鸣。

痴迷于香港警匪片的导演李炳宪,还赋予了影片强烈的港片色彩:开场啼笑皆非的出警任务,完完全全就打破了大众常规认知中对警察的想象。当他们在悬吊绳子上摇摇晃晃,怎么都无法成功破窗而入的时候,就是在利用想象和现实的反差制造笑点,也很容易让人想到成龙的功夫喜剧。

在警员们追击罪犯的时候,罪犯曾经要劫持路人的车,结果反被女司机大力出奇迹地再次拽下车,这种轻松诙谐的桥段,在片中更是比比皆是。

炸鸡烹饪场面简直堪称美食纪录片,事无巨细,非常撩人食欲,甚至拍出了匠人精神,但是又因为炸鸡和抓毒贩本身的错位而特别好笑。

更别说那些画龙点睛的配乐,结尾部分稍显冗长(近20分钟)但又燃又搞笑的动作戏……某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尽皆过火,尽是癫狂的早期香港警匪片的黄金时代。

与以往韩片中出现的极具使命感和正义感的警察形象(比如《老手》)不同,《极限职业》中的警察,无论是身经百战的缉毒组组长,还是前国家柔道队运动员、海军特战队特种兵、泰拳东方冠军、棒球运动员出身的下属队员,在一出场的时候都很日常,甚至有些屌丝和衰神的气场。这种多少有些呆萌的气质和他们各异的性格彼此结合,最终也成为了他们身手不凡的隐喻,前半段的「二」和后半段的绝地反击构成了反差萌,让剿灭两大毒贩帮派的终极战斗直接变成了爆笑现场。

饰演警察的主演中除了柳承龙以外,韩国小姐出身的李哈妮、实力派演员陈善圭、人气男星李东辉和当红小鲜肉孔明都不是一线演员。但他们用事实证明了扎实的剧本和演员们默契(相对于其他喜剧片并不夸张)的表演也能够打造出千万票房的电影。

影片中最迷人的部分是导演的迷影情怀。就像周星驰电影里总出现吴孟达一样,李炳宪导演的电影里总是有演员杨贤民出演,他在本中饰演毒贩洪尚弼,出彩的演技为影片增色不少。

而浑身喜感的柳承龙,恶搞了自己出演的韩剧《王国(第一季)》(Netflix出品)中的丧尸桥段,这种即兴表演产生的意外「笑」果,简直令人拍案叫绝。

他在警队里的外号叫丧尸,是因为他每次出警不管受多重的伤都不会死。结尾处他成了罪犯最后的追击者,在快艇上露面的那一刻真的瞬间穿越到了丧尸片里。

结尾部分致敬经典港片《英雄本色》的画面,并配上张国荣所唱的主题曲《当年情》,不禁唏嘘不已。

毒贩利用连锁炸鸡店来运送毒品的段落,也给美剧《绝命毒师》的粉丝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

网上有篇文章说「韩国卖座片《极限职业》 抄袭中国片《龙虾刑警》」,这或许是不了解背景,但说实话,这两部影片的对比,反而能更清晰地显示出我们在创作上的短板。如果说中国电影的审查制度限制了警察的人设(警察形象必须高大上,而不能显得过于无能),剧本立不住(警匪之间的对抗特别正经)还可以理解,为什么其他部分也维持在相同段位的低水准状态?

雷人的台词、尴尬的笑点(不会抖包袱,只会耍嘴皮子/屎尿屁笑话,二楼的厕所甚至抢了小龙虾的风头,成为第一主角)、粗糙的动作戏,再加上不堪入目的美术、灯光……怎么看都是一部网大质感的「土尬喜剧」。

同样的剧本,我们拍出来的作品和人家的是量级的差别。只能说,这就是能否把「职业」做到「极限」的区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